渣渣起步,探索方向,啥都想画

有什么东西,在那里。

一张小稿…先放上来吧
慢慢星人啥都干不完_(´ཀ`」 ∠)_

那乌鸦并没飞走,它仍然栖息,仍然栖息在房门上方那苍白的帕拉斯半身雕像上面;它的眼光与正在做梦的魔鬼的眼光一摸一样,照在它身上的灯光把它的阴影投射在地板;而我的灵魂,会从那团在地板上漂浮的阴影中……

接着我觉得空气变得稠密,被无形的香炉熏香,提香炉的撒拉弗的脚步声响在有簇饰的地板。
“可怜的人,”我叹道,“是上帝派天使为你送药,这忘忧药能终止你对失去丽诺尔的思念;喝吧,喝吧,忘掉你对失去丽诺尔的思念!”
这时乌鸦说“永不复焉”。

凝视着夜色幽幽,我站在门边惊惧良久,疑惑中似乎梦见从前没人敢梦见的梦幻。

这段时间创作了一些单色小画,题材来自爱伦坡的《乌鸦》,是我初中的时候蛮喜欢的一首诗,忧郁之下,隐藏的是浪漫。

当我开始打盹,几乎入睡,突然传来一阵轻擂,仿佛有人在轻轻叩击——轻轻叩击我房间的门环。
“游客来也,”我轻声嘟囔,“正在叩击我的门环,唯此而已,别无他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