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瑞

探索

3.

接着我觉得空气变得稠密,被无形的香炉熏香,提香炉的撒拉弗的脚步声响在有簇饰的地板。
“可怜的人,”我叹道,“是上帝派天使为你送药,这忘忧药能终止你对失去丽诺尔的思念;喝吧,喝吧,忘掉你对失去丽诺尔的思念!”
这时乌鸦说“永不复焉”。

评论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