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乌鸦并没飞走,它仍然栖息,仍然栖息在房门上方那苍白的帕拉斯半身雕像上面;它的眼光与正在做梦的魔鬼的眼光一摸一样,照在它身上的灯光把它的阴影投射在地板;而我的灵魂,会从那团在地板上漂浮的阴影中……

评论

热度(11)